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资料 > 教学案例

中国人,你要自信!

以下是张维为教授演讲的部分文字实录:
大家好,过去三十多年啊,对中国的预测,一种是乐观的,一种是悲观的。但很有意思的是,三十多年过去,我们回头一看,乐观的几乎都是对了,悲观的几乎都错了。
十八大召开前夕,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邀请我去他们演播室。这个主持人很有意思,他见到我坐下来,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张教授啊,你觉得中共还会有十九大吗?当时十八大还没有召开,即将召开。我笑了,我说过去这么多年,你们对中国的政治预测,那一次是对的?我说我都记不起来,我说我一个人的预测都比你们预测得准。有相当一部分的西方媒体人、西方学者,他的思想里还是一种西方中心论和历史终结论。只要你和我西方做的不一样,你就不对,你就要走衰,你最后要崩溃。
大家知道《历史终结论》的作者是福山先生,美籍日裔的学者,来跟我有过一场辩论。2011年时在上海,我说以我对美国的了解,对美国政治制度的了解,我说你的这个设计啊,政治制度设计是前工业革命时期的。美国政治改革的迫切性绝对不亚于中国,实际上我觉得比中国还要迫切。现在我们这个辩论已经将近四年过去了,我的观点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更加细化更加深化。但福山先生,最新的一期外交事务杂志,是美国的一个顶尖杂志,他发表了一篇长文,这个长文的标题就是“American in Decay”,“衰败中的美国”。我自己看了这篇文章,英文,还有中文的翻译,我说有百分之九十五不用任何修改,登在《人民日报》上没有问题。
我之所以谈问题比较自信,恐怕跟我自己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因为我年轻的时候,我在中国最底层工作过,我在上海当过三年工人。我非常荣幸,在八十年代中期时,有机会直接为当时中国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包括邓小平,我做了很多次的翻译。我接触过中国的最底层,也接触过中国的最高层。我第一次出国去的是泰国曼谷,我都不可思议,当时到的时候,觉 得怎么这么发达,领先上海至少二十年。第一次看到超市,第一次看到高速公路,第一次看到九点钟商店还都开着。当然今天,去过曼谷的都知道,落后上海至少二十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在西方长期生活过,所以西方很多忽悠我是不会上当的。我在那儿用过律师,用过会计师,交过税,打过官司,买过地,建过房子等等。我总的感觉是,西方的长处和短处都是客观存在。
纽约肯尼迪机场,始建于上世纪40年代,虽历经修葺,也已是“老态龙钟”
但现在,它体制中的短处,开始慢慢压倒它的长处。我走了一百多国家之后,我有很深的感觉,中国已经取得这么大的进步,我自己发觉我们相当大的一个人群,特别是我们知识界、媒体界,这些人不自信。总觉得还有一个非常理想的彼岸世界,就西方,特别是美国。我说一次啊在上海一个大学里讲课,讲中国崛起。一个青年教师提了一个颇为尖锐的问题,他说张老师啊,听完你的讲座,给人感觉好像中国人生活得都很幸福,但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人移民呢?你能不能劝他们不要移民,待在中国?我也笑了,我说你这个问题问对人了,我说我不做这样的傻事情,我鼓励他移民。因为我做过个小小的研究,就是至少百分之七十的人,出国之后会变得更加爱国,不管他加不加入那个国家的国籍,一出国就爱国,这个效果比党的教育还要好。而且我仔细查了有关移民的数据,我们现在移民还非常之少,就过去三年平均的这个移民,是十九万一年。十九万一年是什么概念?小小的波兰,还是所谓的民主国家,人口四千多万,去年移民五十万。我们这个民主的台湾省,人口比上海还少,二千三百万,现在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学习的台湾同胞多少人?一百五十万。这是最保守的估计。
纽约市中心地铁站,与国内广泛运用的屏蔽门相比只有简陋的护栏
我说是围城现象啊。如果你想移民美国的话,我说我给你支个招,我对纽约还算熟悉,恐怕不亚于上海,我说这样吧,你可以从上海的浦东机场,到纽约任何一个机场,纽约有三个机场,现在跟上海联系比较多的是纽瓦克机场,我说你先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从第一世界的机场,到第三世界的机场,美国基础设施都是六十年代的,怎么跟中国比?我说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如果你是八尺男子的话,试一试,敢不敢在纽瓦克这个镇,就像我们虹桥一样是个镇,住一夜,我住过,体验一下你晚上敢不敢出去。我一个朋友在纽瓦克一个医院,做过博士后,我问他了你这个医学院怎么样?他说不错的。我说你哪个专业是最好的?他说枪伤科,天天有火并,那枪伤科就发达了。美国,你只要稍微有点起码的对这个国家的知识、常识你就知道,这个国家三个世界组成:第三世界、第二世界、第一世界。如果你不幸地坠入美国的第三世界,对不起,我估计你的寿命和非洲人差不多,五十来岁。如果你像我们很多的留学生那样,真的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美国所谓的第二世界,变成一个中产阶级,你真的问问这些人,过去二十年,你的实际收入有没有增长?你买了房子的话,你的房子有没有增值?你对以后在美国的退休生活你有没有信心?我不是说美国什么都不好,美国有很多地方不错的,但是我说我们应该平视美国,平视西方,既不要仰视也不要俯视,这样可以防止被西方被美国忽悠。
中国崛起到今天这个地步,还要被西方被美国这么浅薄的话语忽悠的话,我们的后代将会诅咒我们。一手好牌,当时的好牌,怎么当时打成那个样子?我自己觉得中国的进步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没有见到过的。我们脱贫的人数,占世界脱贫人数的百分之八十,我们的成就恐怕超过所有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总和。现在我们如果看经济总量,我讲超越美国,我讲总量最保守的估计,我看到的,十年之内,根据就是官方汇率计算的GDP,应该超过美国了。如果根据购买力平价,这是另外一种计算方法,就是你的货币实际能够买到多少东西,这样来计算的话,中国经济规模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的报告,今年2014年已经超过了美国。就是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但是有的人还是不自信,说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啊,即使你超过美国,你的人口比美国多四倍,对不对?你的人均GDP还是美国的四分之一。我说你换一个指标系统,可能结果就完全不一样。
美国人高企的负债率和中国人超高的房产自有率,此消彼长,真正的“藏富于民”在哪里?
我自己用两个不同的指标来看世界各国,一个就是家庭净资产,也就是说你老百姓家底到底有多厚。你的房产,你的股票,你的债券,你的储蓄等等加在一起,去掉你所有的债务,你有多少净资产?我现在看到的美联储它每年都出报告的,2010年,美国的家庭净资产中位水平,百分之五十比这个高,百分之五十比这个低,是七万七千三百美金。有人说美国怎么就这么一点呢?实际上美国这个国家是个债务型的国家经济,个人老百姓消费也是债务型的消费,你把债务都去掉以后,资产还确实不是特别高,这个水平和中国今天的家庭净资产,差别已经不是很大了。而在中国的发达板块,我说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和美国人口一样多的三亿多人的发达板块,坦率讲四十七万人民币(7.73万美元)的资产,属于弱势群体了,恐怕需要政府提供帮助的人群。第二个重要的指标系统就是人均预期寿命,可以活多久,中国现在是七十五岁,美国是七十八岁,就比中国多三岁,而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四倍,而我们整个发达板块,北京上海都是八十二岁,纽约才七十九岁,而且七十九岁还是最近的,前两年还没有到这个水平。
为什么名义GDP、人均GDP美国比中国高相当多,但实际上家庭净资产和这个人均寿命这个差距不是很大,一种解释,我觉得邓小平当时讲过一句很好的话,就是我自己亲耳听他讲过,他说因为我们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所以我们人民得到的实惠可能会比较多。
第二种就是,最富的一百个中国人不可能左右中共中央政治局,而最富的二三十个美国人可以左右白宫。就这么简单。因为现在美国连这个竞选,公司竞选的献金就不封顶了, 个人捐款也不封顶了。那就不是Democracy,是Monetocracy,不是民主是钱主,是钱主的话你就没有办法,老百姓怎么改善?
但是我们国内一些人还是不自信,西方还是天天在骂我们,他骂我们用的最多的是什么:我们是民主国家,你是专制国家。叫民主与专制,西方一个主要的话语。所以我们讲超越美国,超越西方,不仅是经济总量,不仅是百姓财富,而且也是话语的超越。我们要有自己的话语。今年三月,我们有一个小组去德国首都柏林开会,BBC正好在播一个电视节目,叫“Freedom2014”(自由2014),这里面一个退役的宇航员,拿着一张他冷战时期拍的照片,跟大家说,你们看,这是冷战时期我从外太空拍的柏林的夜景。柏林, 东柏林,你们看是黯淡无光的,西柏林非常明亮。这说明了什么,他说,一边是一个落后的专制国家,另外一边是一个繁荣的民主国家。但我们这些从上海到柏林的同事,一到柏林就觉得,这个机场怎么这么小啊,确实,中国已经找不到这么简陋的机场了。这个街道里的商店空空荡荡没有人气,这个夜景比上海差太多了,一个天一个地,所以如果一定还是要套用这个宇航员的话语的话,那么也可以说,今天中国是一个繁荣的民主国家,德国是一个落后的专制国家。
德国柏林夜景航拍
上海夜景航拍
实际上我想关键不是一个国家,德国中国民主还是专制,而是这个话语,民主与专制这个话语,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已经远远不能解决我们这个非常复杂有非常精彩的世界了。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新的话语来代替这个范式的话,我想就是,英文叫作GOOD GOVERNANCE,良政还是劣政,劣政叫BAD GOVERNANCE。就是国家治理的好坏,良政可以是西方的制度,西方制度下有一些国家治理的还可以,有些治理的非常糟糕。
良政也可以是非西方的模式,非西方的制度。我把中国也放在这一类,虽然我们很多问题,但是可以经得起国际比较。关键是劣政BAD GOVERN ANCE,也可以是西方的模式,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可以举出一百个例子,从最烂的阿富汗,伊拉克,海底,利比里亚到所谓的发达国家,已经破产的希腊,我倒希腊我就说了,我说我们可以从上海派个团队来帮你治理,因为治理水准太低了。冰岛也破产了,也所谓发达国家,我也去过,没有治理好。 我们讲超越,实际上还是一个政治制度的超越,政治制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如何产生国家的领导人?十八大的时候,纽约时报的编辑给我来了一个邮件,说张教授,能不能写篇评论,我的这个文章的标题是,选贤任能挑战西方民主。我就和他说一个简单的故事,我说你看一下,中国十八大产生的最高执政团队,政治局常委,他们的履历,基本的要求:两任省委书记。也就是说,至少治理过一亿人口,而且要有政绩。我说你看一下习近平,他治理过三个省,当第一把手,福建、浙江、上海,这三个省的人口加在一起,大约是一亿两千万。这三个省的经济规模加在一起,接近印度的经济规模,我说治理过这么多的人口,这么大的经济板块之后才进入了政治局常委。然后又给他五年的时间熟悉全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方方面面,最后再出任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我说这个制度是世界上最具有竞争力的。我说你怎么能比,我是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说中国现在的这个选贤任能制度虽然还可以完善,但我已经可以保证, 绝对不会产生像美国小布什这么低能的领导人。
图中标题依次为《崩溃来临:中俄独裁者将面对的结局》《共产党还能在中国存在多久?》《北京的法老王》《共产主义中国已在崩溃边缘》《中国体制会崩溃吗?》„„
西方媒体很有意思,我对西方政治制度批评得比较尖锐,但是正因为你批评得比较到位,
它有时候还不得不引用你。所以这个今年三月,自由主义的旗舰杂志,Economist经济学人发表一篇封面长文,标题就是《西方民主出了什么问题》。它里边引用了我的一个观点,引用了我的一句话,说是复旦大学的张维为教授说,美国政治制度有太多的问题,老是选出二流的领导人,我是讲过这个意思的话,但它引用的不准确,我讲的是老是选出三流的领导人。 尽管中国明显地在赶超的路上做得相当不错,尽管有不少问题,但是西方和相信西方这些政治理论的人还是觉得,他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道德优越感。我们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复旦大学和牛津大学举行了一场中国模式的研讨会,我还是介绍我理解的中国模式,他们得一些学者,英国的还是质疑,中国的政治制度、经济模式等等都质疑。我说我们可以竞争,你坚持你的模式,我坚持我的模式,我的模式不管怎么样,它的逐步的演进, 它的与时俱进,它不断地进行改革,它自我调整,我说你们一定要了解一个基本的事实,今天的中国,每三年创造一个英国。说我们一点都不害怕竞争。一点都不害怕制度竞争,一点都不害怕模式竞争,特别不害怕政治制度竞争。
最后就是我的结论,很简单,七个字,中国人,你要自信。我们要把不自信的帽子送给我的们的对手,谢谢大家。
张维为(专栏),复旦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模式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触动》、《中国震撼》、《中国超越》“思考中国三部曲”作者,《观察者网》特邀评论员,瑞士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访问教授,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上海社科院世界中国学研究所所长,日内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担任邓小平及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英文翻译,走访过100多个国家。
 
思考讨论:
    1.什么是“四个自信”?
2.中国人为什么要自信?
 
案例点评: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就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不断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之前,我们一般讲“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现在又加上一个文化自信,构成了“四个自信”,而且讲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今世界,要说哪个政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那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有了“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勇气,我们就能毫无畏惧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就能坚定不移开辟新天地、创造新奇迹。
“把文化自信与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并提,显示了习总书记对文化自信的高度重视,也表明我们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更趋成熟,给我们的自信提供了坚实基础。”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的结果,也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化的结晶。
资料链接:
人民日报:中国人要有自信
马 利
 
 自信,是发自内心的自我肯定。自信是一种积极的情感,有自信才会有勇气和力量,有毅力和动力;有自信才会有执着坚守、自觉践行。党的十八大报告强调,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习近平同志在系列重要讲话中也一再强调自信问题,包括强调要增强价值观自信。应该说,现在很多中国人是自信的,但也有些人不那么自信甚至很不自信。有些人言必称西方,奉西方说法为圭臬,拿西方价值标准来评判中国,似乎中国哪里都不如西方。这种妄自菲薄,动摇的是中国发展的精神支柱,消解的是中华民族的精气神。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有自信尤其是价值观自信。这对于高扬国家、民族和人民思想精神上的旗帜,对于坚持中国道路、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进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
自信是中华民族精气神的集中体现
自信不仅是个人的可贵品质,也是民族的可贵品质。中华民族拥有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中华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上独树一帜;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价值追求,有着穿越时空的恒久魅力,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也是中国人自信的底气。纵观历史,中华民族始终是一个有志气、有自信的民族,始终对自己的价值观充满自信,自信是中华民族精气神的集中体现。
《周易》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强调人应该刚健自强、不断进取。孔子认为君子要笃行信道、自强不息,强调人对于自己信仰的理想应该全心全意去实现。这种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的精神品格,蕴含着可贵的自信品质,激励着中华民族创造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
中华民族的自信充分体现在中国人的文化、价值观中,也体现在中华文明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深刻影响中,体现在海纳百川、恢宏博大的大国气象中。这种自信是深深融入中华儿女血液之中的,是中华民族始终奋发有为的力量源泉。
近代历史上,中国人的自信曾遭受严重打击,但从未失去。1949年,当毛泽东同志庄严宣告“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豪迈指出“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中华民族的自信再次被强烈激发出来。这种自信激励着中国人民奋力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开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
自信是中华民族精气神的集中体现,但当前在一些人身上这种精气神却少了、弱了。一些人觉得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存在问题,把点上的问题看成面上的问题,把偶发的问题看成体制的问题。他们看不到自己国家发展取得的伟大成就,看不到自己国家的独特优势,自觉不自觉地跟着西方的价值标准走,落入西方“价值观陷阱”,对自己国家发展丧失信心。这种妄自菲薄,消解的正是中华民族的精气神。
综观古今中外,一个民族的兴旺、一个国家的崛起,都离不开自信的精神品质。有了自信,才能“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百折不挠朝着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目标迈进。很难想象,一个在心理上自卑自贬、精神上衰颓沦落、价值观上自我矮化的民族,能雄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当前,我国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面临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和挑战。在风险和挑战面前,中国人更需要有“乱云飞渡仍从容”的状态,不断增强价值观自信,提振精气神。唯有自信才能自知和知人,才能自胜和胜人,才能自觉和自强,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高擎起精神上的旗帜。
今天的中国人有理由更加自信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中饱含深情又无比坚定地指出:“站立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吸吮着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拥有13亿中国人民聚合的磅礴之力,我们走自己的路,具有无比广阔的舞台,具有无比深厚的历史底蕴,具有无比强大的前进定力。中国人民应该有这个信心,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有这个信心。”这是何等的自信!这种自信,集中体现在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这“三个自信”上。
成立于风雨如晦年代的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经过90多年的奋斗、创造、积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历史和实践雄辩地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指导党和人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集中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和优势。
拿经济发展来说,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速远远超过同期世界经济年均增速。我国经济快速增长,无论在速度上还是在持续时间上,都超过了经济起飞时期的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堪称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现在,我国经济总量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实现了从低收入国家到上中等收入国家的跨越。这样的经济发展成就,为世界上许多国家所羡慕、所叹服。不可否认,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也遇到不少问题。但与许多国家至今仍在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下挣扎相比,与许多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相比,我国可谓“风景这边独好”。对此,西方国家无论是学者还是政要,都是服气的。“风景这边独好”,正是源于我们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更加坚定“三个自信”?
再拿政治发展来说,这是西方有些人最喜欢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现在,国内有些人受西方影响,对我们自己的政治发展道路缺乏自信,甚至觉得只有实行西方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两院制等,才算民主了。事实果真如此吗?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不断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成功开辟和拓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这一政治发展道路具有深厚历史底蕴,是长期发展、循序渐进、改革创新、内生演化的结果,符合中国国情,具有旺盛生命力。现在,许多外国专家学者纷纷肯定我国的政治发展道路。《中国大趋势》的作者美国人约翰·奈斯比特认为,中国没有以民主的名义使自己陷入政党争斗的局面,在未来几十年中,中国不仅将改变全球经济,而且也将以其自身模式来挑战西方民主政治。与此同时,对西方民主的反思越来越多。今年3月,在西方颇具影响力的《经济学人》杂志刊发长文《民主出了什么问题?》,坦承“(西方)民主在全球的发展停滞了,甚至可能开始了逆转”。外国人尚且对我们的政治发展道路如此看好,我们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一经过实践检验的政治发展道路呢?又有什么理由不坚定“三个自信”?
其实,不仅仅是经济、政治,中国在各个方面所取得的成就都足以让我们自豪,都雄辩地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制度的强大生命力和巨大优越性。今年4月,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访华时说:“中国人民自强不息,沿着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取得了不起的成就。”“中国和平发展是人类历史上迄今取得的最伟大成就”。从许多外国政要的客观评价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发展正是“风正一帆悬”。
中国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坚定了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中当然包含着价值观自信。中国发展孕育了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思想和精神,充分证明我们的奋斗理想、价值追求充满向上的力量。今天的中国人需要清醒认识中国的历史走向,准确定位中国的国家坐标。对自己的认识越清醒,对形势的判断越准确,对中国的未来就越自信。
为实现中国梦提振自信
今天的中国重新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是我们的历史方位;今天的中国人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面对全新的历史方位和崇高的历史使命,中国人要走出历史悲情,提振自信,让中华民族的精气神充盈自信的力量,让古老的中国焕发青春的活力。
提振中国人的自信,需要大力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国人要有自信,首先要有文化自信和价值观自信。因为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而价值观是文化的灵魂和核心。习近平同志对此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和精辟的论述。他指出:“实现我们的发展目标,实现中国梦,必须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而这‘三个自信’需要我们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定作支撑。”今天,一些人把西方说法奉为圭臬,根子就在文化上、价值观上没自信,在精神上丧失了独立性,成了西方文化和价值观的应声虫。这就要求我们高度警惕西方价值观的推销和渗透,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加快构建充分反映中国特色、民族特性、时代特征的价值体系,为提振中国人的自信提供文化和价值观上的坚强支撑。要进一步增强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的思想自觉与行动自觉,贬斥假恶丑、弘扬真善美,压住邪气、提升正气,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社会发展的一种底色、一种基调,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提振中国人的自信,需要保持我国发展的良好势头。自信属于精神范畴,但提振自信不能只在精神层面做文章。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讲的就是物质文明对精神文明的决定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发展作基础,没有硬实力作依托,就难有坚定的自信。当前,提振中国人的自信,首先必须保持我国发展的良好势头,进一步增强我国的硬实力。我们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按照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把我国发展的良好势头保持下去。
提振中国人的自信,需要纠正妄自菲薄的心态,同时防止妄自尊大的倾向,积极培育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国民心态。自信不是自大,不是自满,不是自负,不是要盲目肯定自己的一切。相反,真正的自信者总是敢于正视自身不足,敢于承认别人长处,具有理性平和、开放包容的心态,从而不断自我完善、自我提高。中国人的自信要建立在全面客观地认识当代中国、看待外部世界的基础上。我们既要看到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基本国情,注定了我们必然要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绝不接受任何外国颐指气使的说教,又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
中华民族在长期发展进程中创造了源远流长、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曾长期领先于世界,对世界其他文明的发展产生了极其重要的影响。今天的中华民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也一定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当今时代的中国人,应当有这样的自信!
(作者为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  
《 人民日报 》( 2014年09月04日 07 版)
 
资料来源:百度文库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NWB1Z0-xjjxnc0LlUXqxHKXMWsRB0Hveixs6aD8jX1dU-YoSY5Thp5i1vseEVTsxebnVgJbkG9ByqvBUo7aQELnmCDIFAE4O-ZiJ08Tcqyi
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0904/c1003-25599433.html